提交成功

尊敬的学员请耐心等待,
我们的培训老师将在7个工作日内与您联系。

美国顶尖医院偏爱哪种访问学者?教授这么说!

2019年09月20日

 

 
 

 

有人问美国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希望接收什么样的访问学者?

 

​答案是:这位访问学者要语言过硬,善于沟通,具备足够的专业知识,但最重要是他热爱专业,有那种“把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的成功经验推广到世界”的愿望和潜力。

 

 

 

语言能力是第一印象的加分项

 

 

2013年8月,赴美进修1年,此间经历与感悟,与大家分享。

 

2012年10月,与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结直肠外科的Paty教授取得联系。初步邮件沟通后,Paty对我进行了30分钟的电话面试,他对我的专业知识和语言能力都很满意,并初步定下赴美工作的内容,主要是临床访问学习和进行直肠间质瘤的回顾性研究。

 

来源:Memorial Sloan-Kettering Cancer Center官网

 

到达纽约后约Paty教授见了第一面,这次谈话与其说是初次相互介绍,不如说是第二次面试,能感觉到他想迅速了解我的专业能力。我介绍了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在结直肠癌方面的治疗理念,这些都得益于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临床实践经验,他认可了我是一位“fully trained colorectal surgeon”。

 

尽最大能力完成导师交付的工作

 

 

Paty除了初步安排我的直肠GIST课题,还建议我定期参加以下几个课程:

  1. 每周一早上的专家讲座(Grand Round),其中大部分是外请的知名专家来做专题报告,以及暑期专题(主要是统计学和临床科研课程);

  2. 每周一下午的结直肠癌查房;

  3. 每周三早上的肿瘤外科讲座。

 

我的职位是带薪水的临床研究员(clinical investigator),这样可以作为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正式雇员,每个月拿工资、交保险、享受一些小福利,很有归属感。

 

一开始Paty 没有给我布置太多的任务,后续的一次撰写教科书的机会,让他更好地了解了中国医生具备的综合素质。美国年轻医生很忙碌,因此研究统计、手术录像之类都是委托专人负责。

 

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的影像工作部门在手术摄像上一直无法让Paty教授满意,因为巨大的肿瘤占位效应明显,深部处理难以记录。因此Paty又分配给我一项“盆腔扩大手术教学录像”的任务,让我签了一张“手术相关研究者”的表单,具备了上台的资格。通过手持腹腔镜的拍摄以及后续剪辑,我给Paty制作了几段巨大盆腔肿瘤切除中髂血管深部分支的处理,这部分内容属于“大部分人听说过,少部分人看过/做过,很少有人记录过”的教学空白。后来Paty在ASCRS会议的专家讲坛上做了专题报告,反响很好。其实外科医生的学术爱好都是相通的,都是希望能明确概念、提出观点、展现技艺、传授知识。

 

 

感受并传播美国顶尖医院气质

 

 

我问过Paty,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希望接收什么样的访问学者?他说,要语言过硬,善于沟通,具备足够的专业知识。但最重要的是热爱专业,有那种“把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的成功经验推广到世界”的愿望和潜力。

 

每个医院都有各自不同的气质和定位,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简单来说就是“规则的制订者和理念先驱”。刚开始看手术的时候,并没有特别的感觉。但过了一段时间,就会感到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的优点:

 

1

对安全性不懈的追求

 

安全性的提升,是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在20多年后超越MD Anderson、重回肿瘤医院榜第一名的最主要原因。在手术室中,整体节奏比较慢,每一步核对、操作都是非常慎重的。类似纱布清点之类的工作,都有专门的机器。

 

来源:Memorial Sloan-Kettering Cancer Center官网

 

2

重视多学科治疗

 

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的MDT(多学科会诊)是以疾病为基础的,基本上每个专业都有固定的医生参加。在结直肠的MDT 讨论中,大部分是原发肿瘤的综合治疗,目的是避免手术或者提高根治度和远期预后;而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的MDT还是以晚期肿瘤为主,目的是优化的姑息治疗或者转化治疗。

 

3

更注重病人的心理感受

 

对于晚期患者,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非常重视患者的体验和生活质量。在这里我能切实体会“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安慰”,没有勉强的治疗。当然这一点也和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的病源有关系,复杂病例比例太高,大部分都是下级医院转诊来的患者。

 

4

外科理念是微创

 

虽然Paty老板在美国成名是做扩大的盆腔手术,但他倡导的理念却是微创手术甚至是非手术治疗,这一点我花了很长时间才理解。Paty经手的病例,绝大部分都做了“全程新辅助治疗”,手术则是作为最后的治疗。这种安排旨在最大限度保全功能,并提高生存率。他们对微创的理解更为深刻,那就是通过综合治疗,最大程度缩减肿瘤,最小范围切除器官,避免过度的外科干预。

 

 

5

临床试验中的精确调度

 

我在美期间,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结直肠外科正好发起了一个涉及17个中心的前瞻性研究。我有幸参加了一次会议,非常感叹这种多中心试验的设计和实施。应该说美国的病例还是比较分散的,纪念斯隆凯特琳医院的病例数也很有限。定期的远程会议、沟通和协调,是促使试验成功的关键。

 

来源:《健康报》

作者:北京大学肿瘤医院直肠外科主任医师 王林

 

 

 

医院只有依赖高素质、高质量专业技术人才,才能综合提升医院核心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潜力,最终造福患者。医生个人也只有抓住机遇不断突破自我,才能拥有更广阔职业发展空间。美国医疗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学习的地方,在新的形式下,越来越多的医生选择出国进修,这已经成为一种国际潮流趋势。

 

每年有近千名医生通过好医生拿到了海外名校的访学邀请函,其中不乏梅奥医学中心、哈佛大学医学院等名校的海外访学。好医生为助力医生的梦想而感到自豪。如果您也有一颗勇于攀登的心,请点击下方“阅读原文”,开启访学之行!